时尚 shs

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时尚 > 《权力的游戏》最终季上映 八年的冰与火之歌即将谢幕

《权力的游戏》最终季上映 八年的冰与火之歌即将谢幕

2019年4月14日(北美时间),《权力的游戏》最终季上映。陪伴了我们整整八年的冰与火之歌,即将谢幕。

八年了。

很多人听到《权力的游戏》主题曲,还是忍不住头皮发麻。

‘每当熟悉的旋律响起,整个人就仿佛瞬移到了维斯特洛大陆,看着那些英雄枭雄的兴衰成败、悲欢离合。’

1、杀死心中的男孩

有人说,距离2011年4月17日《权力的游戏》首播,好像并不遥远,因为最初的画面,依旧历历在目。

然而,仔细回想,这部剧又似乎已经漫长到,陪我们度过了全部的青春。

‘第一季权游,是在读书时和舍友们一起看的,如今,毕业后的我们已经散落在天涯。狼家的孩子,也都长成了大人。’

‘我是艾莉亚·史塔克(AryaStark),

我希望你知道。

你死之前,会看到一个史塔克家族的微笑。’

这,是二丫在割断佛雷的喉咙前说的话。

艾莉亚·史塔克(AryaStark),临冬城那个顽皮倔强的小女孩,曾让Arya一度成为英国最受欢迎的新生儿名字。

然而,二丫本人,却在小小年纪,就经历了无数的生离死别。

原本生活无忧无虑的她,亲眼看着自己的父亲被斩首,看着母亲和哥嫂被弗雷家族屠杀。

一路逃亡,一路险象环生。

12岁的二丫,孤苦无依,只能在暗夜里念着那些仇人的名字,咬着牙活下去。

为了复仇,变成无面者的她失去了名字,也失去了光明。

八年过去了。

在沼泽般的生活中,依然不愿意滥杀无辜的二丫,还是找回了她自己——艾莉亚·史塔克。

不再懵懂,不再天真,却善良顽强如初。

珊莎也长大了。

和爱舞剑的妹妹二丫不一样,她的生活里原本只有漂亮衣服和鲜花,连给自己冰原狼的名字,都叫Lady。

所以一开始,她就被观众叫成了‘三傻’,妥妥的傻白甜。

做着嫁给王子的美梦,珊莎满怀期待地到了君临城。

完全不知晓命运给她的礼物,早已在暗中标好了价格。

很快,珊莎看着父亲的头颅,被插在了城墙上。

昨日心心念念的王子,变成了恶魔。

这一切,仿佛是漫长到永远醒不来的噩梦。

乔佛里已经够变态了?

但,那还不是终点。

等待她的还有小剥皮,以及无止境的践踏和折磨。

站在临冬城上,大雪纷飞,黄粱梦醒。

‘没人能够保护我,谁也保护不了谁’。

天真虚荣的少女,终于在阴谋和屈辱中重生,学会了独立勇敢。

八年前的三傻,早已远去。

活下来的,是史塔克家族的头狼——珊莎·史塔克。

珊莎的弟弟布兰,在10岁那年,从城墙跌落,摔断了双腿后,也一天天从眼神纯净的小正太,变成了三眼乌鸦。

能窥见千年风云变幻的三眼乌鸦,已不再只是史塔克家的布兰。

在历史的浩瀚面前,家族的徽章,失去双腿的痛楚,不过是过眼云烟。

至于他们的哥哥,第一季里,史塔克家的私生子琼恩·雪诺。

曾经许下守夜人的誓言,竟真正以死亡为句读。

‘长夜将至,我从今开始守望,至死方休。’

死过一次再重生的雪诺,杀死了心中的男孩,变成了真正的男人:

‘杀死心中的男孩,琼恩·雪诺,因为凛冬将至。

杀死心中的男孩,承担男人的责任。’

2、雪诺,你啥都不懂

八年时间,让我们见识了成长的残酷,也领略了冰火世界里,命运的无常。

如果运气够好,从第一季陪你看到第七季的女朋友,可能已经变成了孩子他妈。

但要是想在剧里嗑cp,一定会被虐到肝疼。

很多人最怀念的cp,是雪诺和那个老是说他‘啥也不懂’的耶哥蕊特。

初见时,雪诺是肩负重任的守夜人,耶哥是为自由而生的女野人。

如果当时的雪诺不是守夜人,大概他们可以就此在温暖的山洞里,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。

但冰火的世界,哪里有如果。

即使红发的耶哥热烈直率,敢爱敢恨,也只能反反复复地说:

‘你什么都不懂,琼恩·雪诺。’

最后满怀遗憾地,在爱人的怀里死去。

当初发的糖,都碎成了玻璃渣。

有着一大串头衔的龙妈,曾经也是爱过的。

她曾是丈夫马王卓戈‘生命中的月亮’,而他,是她的‘日和星’。

但很快,太阳和星星陨落了,龙妈的世界,只剩下浴火重生。

从此,来自熊岛的乔拉·莫尔蒙,只能一直在她身后,默默守护她。

被龙妈驱逐,被误解,被各种虐,莫尔蒙都选择不离不弃。

尽管,无论是多少人的电影,他都不会有姓名。

詹姆·兰尼斯特,兰尼斯特家族族长的长子。

不仅剑术高强,而且长得很帅,有着‘闪亮的碧眼和利如刀锋的笑容’。

这样一个风度翩翩的骑士,却偏偏爱上了孪生姐姐瑟曦。

即使他知道这是一段不伦之恋,连亲儿子都无法相认;即使他知道她自私虚荣,冷酷无情,然而,他爱她。

没有人知道,在澡堂里和詹姆赤身相见的美人布雷妮,和他告别的时候,是否有过遗憾?

那个策马奔腾的骑士,和从小被嘲笑丑陋的她,原本,就不是一个世界的人。

至于狡猾的小指头,到底有没有爱过珊莎,有没有爱过珊莎他妈?

唯一肯定的答案是,他最爱的,一定是他自己。

3、不当赢家,就只有死路一条

权力的游戏,比言情小说要残酷一万倍。

不当赢家,就只有死路一条。

有的人,一开始命运就已经被写好。

临冬城的一个普通的胖小孩,在平常的一天,突然就变傻了。

无论你跟他说什么,他嘴里都只会重复一个词:Hodor.Hodor.Hodor

天长日久,这个莫名其妙的词,竟然变成了他的名字。

人们提起他,只会说,那个傻子Hodor。

直到最后一刻,大家才明白,Hodor原来是Holdthedoor。

多么残忍,他用了一生的时间,只是为了完成一项使命。

席恩的人生,也从一开始就注定是悲剧。

身体里流淌着铁群岛的热血,却在敌人家中被抚养长大。

此心安处是故乡,然而,他却无处安放自己的一颗心。

席琳公主,从小就因为灰鳞病被嫌弃。

在那么苦的生活里长大,只要给她一点甜,她就会很开心。

然而,幼小善良的她,最终却被自己深爱的父亲下令,活活烧死。

没有人知道,被绑在火架上的她,经历了怎样的绝望。

战场上,永远有数不清的人在哀嚎。

也有人被自己的儿子,杀死在了马桶上。

‘凡人皆有一死。’

无论死法有多千奇百怪,有多触目惊心。

马丁老爷子唯一偏爱的,似乎只有读书人。

例如胖乎乎的山姆威尔·塔利,生性善良,却胆小懦弱。

然而,他却偏偏活过了七季,混成了知识渊博的大学士。

连兵器都不会用,倒成了第一个杀死异鬼的人。

这部剧里,没有绝对的主角。

出场时间最多的,是一个侏儒,也是很多人最爱的一个角色,小恶魔。

睿智的他,最强大的武器,是书籍。

有读书加持,即使身高只有1米35,也帅成气场两米。

马丁曾在原著《冰与火之歌》里,这样描写小恶魔:

‘光倾泻下来,他的身影穿过了院子。

这一刻,提利昂·兰尼斯特昂首挺立,仿佛一位国王。’

但说到底,故事的结尾,会不会团灭,没人知道。

因为马丁老爷子早就说了:‘没有任何角色是安全的。’

冰与火的世界,就是如此残酷冰冷,充满未知,又如此令人期待。

感谢八年来的陪伴,让我们一起相约最终季。

WinterisComing.

姓 名:
邮箱
留 言: